首頁
>> 新聞中心 >> 法官文苑
一包蛋卷
作者單位:東臺市人民法院 作者:楊小英 發布日期:2019-07-15 字號:[ ]

    昨天早上,剛上班沒多久,接待大廳里就來了位老太太。

因為此前曾接待過,我對老太太的事略知一二。老太太姓林,與丈夫張某育有四子一女,好不容易將孩子們拉扯大,讓他們成家立業。如今,林老太老兩口均已年過八旬,喪失了勞動能力,張某更是癱瘓在床,需要人照料起居。

二三十年前,張某因病急需治療,林老太將子女召集到一起,要求每人負擔100余元的醫療費并每月給付10元的生活費。其余子女均沒有意見,但二兒子張二卻一口回絕,稱自己不同意負擔費用,并發誓以后也絕不要父母的一分錢財產。

林老太夫婦氣了個半死。此后的十多年里,張二果真與父母形同陌路。

除張二外,其余兄弟三人均輪流贍養老人,倒也默契。

不知是良心發現還是怎么回事,去年張二主動上門要求參加輪流贍養,但兄弟之間未能就贍養問題達成一致意見。林老太夫婦便一紙訴狀將子女們告上了法庭。

經調解,兄弟幾個一致同意由兄弟四人輪流贍養,2個月一輪,不要求姐姐(妹妹)贍養。

林老太此前曾分給子女們一些財物,但因當時與張二關系惡劣,未分給張二。為補償張二,林老太夫婦決定將兩間房屋給張二,并將部分田地交給張二種植。

協議簽訂后,兄弟四人便按約定輪流贍養老人。

矛盾在第二輪贍養時出現了。林老太夫婦在張大家住滿了2個月,本該輪到張二接回贍養,但張二拒絕將父母接回,并更換了手機號碼。

大兒子張大并沒有趕父母走,但林老太自己覺得挺對不住張大。而且更讓林老太著急的是,原本按順序輪流贍養時,三兒子張三雖遠在外地,但輪到其贍養時張三會讓妻子回老家照顧父母。由于張二不遵守輪流贍養的約定,張三已明確表示,若張二不贍養,自己也不會讓妻子回來贍養父母。小兒子張四也表示將有樣學樣。

我曾問過林老太,張二不贍養就當沒有生他,到女兒家住也可以啊。林老太眼淚汪汪,說女兒有抑郁癥,不能再給女兒添麻煩。林老太說張大心好,留下了老兩口,但又不能一直住在張大家,因為這樣其他兒子會說老兩口偏心了老大。

林老太懊惱不已,早知如此,當初就不該同意要張二贍養了。

無奈之下,林老太夫婦申請法院強制執行。執行案件立了案,但執行法官幾次通知張二未果。

林老太來找過法院,要求法官加大執行力度。我也立即將情況反映給了執行法官。

執行法官遍尋不著張二,只得到村里請村干部幫忙聯系張二,要求其接回父母贍養。

村干部輾轉找到了張二的聯系方式,并通知其到村部協調。但張二表示因為父母沒有履行調解書中約定的交付房屋的義務,因此不同意贍養。

說到房屋交付問題,林老太更是一肚子氣。林老太告訴我,房屋內原有張大家存放的部分農具,已經清理完畢。只是目前屋內還有她和張某百年后的壽材,按農村風俗現在不能搬出,但張二要房子現在就可以交鑰匙。

林老太強烈要求見執行法官。我趕緊幫她聯系,但執行法官在外執行,無法即刻趕回。我又向執行法官要到了村干部的電話號碼并立即聯系。

村干部告訴我,已經打電話給張二,但張二堅持認為父母沒有交付房屋,仍然拒絕接回父母。

聽到這個答復,我左右為難。調解書約定的是輪流贍養,法官也沒法逼著張二將父母接回去啊。再說,即便接回去了,老兩口又能有什么好日子過呢?

林老太也明白這一點,稱只要張二給付贍養費,不愿意住到張二家去。

我將村干部反饋的情況告知林老太,讓她回去等消息。林老太眼淚汪汪,不肯離開,堅持要等到執行法官回來。但執行法官一時半會兒回不來,我也無可奈何。我再次聯系了村干部,村干部表示已通知其兒子來接。

中午下班時,林老太沉默著起身離開,我以為是她兒子來接人了,于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氣。

不料,下午一上班,我發現林老太竟又坐在接待大廳了。原來,四個兒子誰也沒有來接,林老太離開后就一直坐在二樓大廳,保安巡查發現后又讓她過來了。

我再次聯系執行法官,聽說執行法官還有一兩個小時能回來后,林老太表示還是要堅持等待。她默默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溝壑縱橫的臉上只剩茫然。

猛然想起林老太沒吃中午飯,我心里難受極了。雖然承辦過不少贍養案件,也見過不少不孝的子女,但我還是忍不住替她感到心酸。

我想給林老太找點吃的墊一墊,但因為好久沒有補給,翻遍抽屜也只找到一包蛋卷。我給林老太倒了杯水,并遞上了蛋卷。

見我給她食物,林老太一下了站起身來,對著我嚎啕大哭,連聲說對不起我,一再推讓說不能吃我的東西。小小的一包零食讓老人如此激動,其實是我特別不想見到的。我不忍見風燭殘年的老人活得如此卑微。

我耐心勸說,讓她安心,并給她拆開了包裝袋。一旁的工作人員和其他來訪群眾也幫忙勸說。抽噎許久后,林老太終于接過蛋卷,用溫開水泡了吃。

見林老太終于開始進食,怕老人看到我會感到尷尬,我悄悄地躲到了一邊。

不久,執行法官趕回來接待了林老太,并表示將再次到村里組織協調,盡力促成雙方和解,看能否讓張二給付部分贍養費。

林老太千恩萬謝地走了,四個兒子依然不見蹤影。

看著老人拄著拐棍步履蹣跚的背影,我心里一陣酸澀。

我能做的很有限,雖然無濟于事,但也希望我的小小舉動能給老人帶來安慰。

每個人都是父母生的,沒有特殊情況,也都會自然老去。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動物尚且如此,人更亦然。但愿也已年過六旬的張二能明白這個道理,讓老人安度晚年。(當事人系化名)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1000炮金蟾捕鱼打鱼机 丰合棋牌app下载 3d历史开奖组选267 新浪6场半全场 上传电脑流量赚钱吗 九乐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总进球数算不算加时赛 安徽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辽宁快乐12中奖规则 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全天计划 合一彩票首页 河南快赢481首页 白小姐资料一肖中特马131 内蒙古11选5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 网上的棋牌是不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