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 省級媒體
轉型掉隊、盲目跨界、高息借貸——這些破產企業,“各有各的不幸”
作者單位:新華日報 江蘇經濟報 發布日期:2019-07-09 字號:[ ]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5月,全省新收企業破產案件942件,同比增長11.21%。事實上,從2007年6月1日《企業破產法》正式實施以來,法院審判的破產案件數量猛增。大浪淘沙,潮起潮落。一度讓人談“破”色變的 “破產”, 作為一種讓經濟肌體保持健康的債務處置手段,正逐漸為社會各界所理解。

記者梳理了近年來江蘇部分破產清算和破產重整案件,探究企業為何會走上破產之路,旨在為社會提供鏡鑒。

環境生變 市場淘汰

轉型升級,對于企業來說,從來不是一句空話。轉得好,活得好。轉不好,被淘汰在情理之中。在經濟由高速增長邁向中高速增長,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疊加的背景下,企業的每一步決策,都影響著未來的發展。

雖然事情過去了很久,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法官陸曉燕在回憶當初審理江蘇霞客環保色紡股份有限公司一案時,仍舊唏噓。“當時還是這里的明星企業呢。”她說。

霞客環保前身是1992年5月成立的江陰市華霞紡織廠,是一家集體所有制企業,于2000年12月底變更為霞客環保色紡股份有限公司,并在2004年6月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中小企業板掛牌交易。

 “從明星企業,到破產重整,霞客環保的遭遇原因很復雜,但行業大趨勢的變化,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原霞客環保董事長馮淑君告訴記者,而在應對大環境變化上,公司的技術改造、產品升級均沒有及時跟上。

霞客環保的經營范圍主要是廢棄聚酯物和其他塑料的綜合處理、銷售等,2011年,年產值尚有18億元左右。然而,自2012年開始,國內化纖及紗線市場行情出現了下滑,作為該行業的上游企業,擺在霞客環保面前的是國內市場需求不足、國際市場競爭加劇、化纖原料價格波動、勞動力成本增加以及結構性短缺、融資成本居高不下等多重困境。多重因素綜合作用之下,該公司的利潤嚴重下滑,2013年凈利潤為負增長3.49億元。2014年3月,公司發生嚴重的財務危機,大量銀行貸款逾期,被40余家債權銀行提起訴訟,存款、土地房屋、生產設備等核心資產被法院凍結查封,經營環境十分嚴峻,最終選擇了破產重整。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二庭負責部分破產案件的審判和全省破產案件的審判指導工作。該庭相關法官告訴記者,近年來,受國家化解過剩產能、優化產業結構、提升產業層級等系列去產能政策影響,一批與之相關的環保、光伏、鋼貿、紡織、煤礦等企業,既沒有苦練內功,又缺少危機意識,最終在政策調整中,企業不得不關停并轉。該法官舉例,船舶等行業受國際環境影響因素較大,2018年江蘇十大破產案例中,揚州新大洋船舶案件就屬于這一類。

盲目擴張 跨界翻船

跨界,是時下最火爆的概念。然而,不是每一個跨界都會成功,許多企業投入真金白銀跨入的新領域,結果反而成為主業的拖累。

在破產重整的案例中,最明顯的是跨界房地產業。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查閱相關資料后了解到,江蘇某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就因此最終徘徊在破產的邊緣。

該企業主業是軟件,曾經獲得過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中國軟件服務百強企業等榮譽稱號。“我這個樓一旦建成了,立馬就可以銷售,銷售的話錢就回來了。”該公司負責人一直在這樣安慰著債權人,也安慰著自己。但如今,公司開發的某國際軟件園的項目靜靜地佇立在馬路邊,成為爛尾樓。

事實上,在2011年之前,該公司經營狀況良好,現金流非常充裕。2011年,公司以4489萬元的土地出讓金,獲得某國際軟件園項目地塊,性質為自持科研用地,占地64畝,規劃面積20多萬平方米。2012年,該公司又拿地80畝,性質為工業用地,土地出讓金4000萬元。目前,后拿地的項目已經建好4棟樓,但僅有三家無任何高科技含量的代工廠入駐。

從軟件業到軟件產業園,看似都有“軟件”二字,實則差別巨大,從輕資產變成了重資產。以該公司為例,其資產從軟件、專利、發明等輕資產,變成了在哪里有塊地、在哪里有個軟件產業園項目等重資產。企業變成了房地產商,收入靠租金或賣房子。

蓋樓、建產業園,需要更多的資金投入。該公司借助了銀行貸款、代建等多種資金渠道,在兩個項目的開發中,該企業共計自付了不足7000萬元資金,其余均來自銀行抵押貸款、施工方代建墊資等渠道。其中,銀行貸款合計1.88億元。

可惜,還沒等房子建好銷售,房地產業開始進行調控,銀根收緊,企業的資金鏈直接斷裂。

記者了解到,債權人請求破產清算時,該企業的資產還非常優良,遠沒有達到資不抵債的境地。第三方評估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10月31日,固定資產3.9億元,無形資產2.7億元,對外長期股權投資1.8億元。如今破產重整,目標是盡可能活下去。

貪婪,是資本的本性,也考驗著人性。當某個市場火熱的時候,除了企業主,銀行、第三方機構等相關機構,都想分一杯羹,無形中形成了企業破產的“助推器”。

 “不只是房地產,許多企業的老板在挖掘到市場第一桶金時,多少會出現自我信心膨脹,覺得做啥事都能賺錢。”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金融審判庭法官龔甜告訴記者,很多企業在跨界經營中都碰一鼻子灰,甚至危及了本來頗具競爭力的主業。她舉例,無錫二泉特種鋼管有限公司由于眼紅光伏產業賺錢,毅然決然跨界經營,沒想到拖累了主業,最終難逃破產的命運。

民間融資 最后稻草

 “因為融資導致企業出問題的案例太多了。”常熟市人民法院清算與破產審判庭副庭長蔣先鋒告訴記者,因為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不少企業以各種方式融資,當某個環節的鏈條崩斷時,如同推倒了多米諾骨牌,即便是優質的企業也難逃倒下的命運。

常熟梅李市場破產案讓蔣先鋒印象深刻,在他看來,這是一起企業借助民間融資維持運轉、最終“全軍覆沒”的典型案例。據介紹,梅李市場的開發分兩期,第一期建成后已完全交付,銷售、出租形勢都很好。但在二期開發期間,梅李市場經營方覺得前景好,決定加大投資力度。而當時,梅李市場負責人的投資領域較廣,自有資金較為分散,為了解決梅李市場二期的資金難題,該公司鋌而走險,向老鄉、關聯企業高息借款。法院在受理該案件時,梅李市場申報債權近4億元,其中工程類債權約4600萬元,金融債權約7600萬元,民間借貸金額近2億元。

蔣法官告訴記者,從民間融資的主要有兩類企業,一類是小企業,一類是在銀行失信的中型企業。“很多企業形成了相互擔保、共同防范貸款風險的聯保體,錯綜交織,最終形成擔保圈層,造成最嚴重的后果就是一家企業資金鏈斷裂,這個圈層的企業都面臨著資金斷裂的風險,然后一層層擴散。”他認為,民間借貸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此之外,企業主舉報會計的案例,占了破產總案件的半數以上。“企業的老板往往不懂財務、法務等專業知識。在缺少監督的情況下,部分會計、法律顧問監守自盜、挪用公款,掏空企業,被動造成企業破產。”張法官認為,做得好技術,未必做得好老板。此外,企業的經營管理人、股東等,從事賭博等非法活動導致企業破產的也不在少數。

新華報業全媒體記者 趙偉莉 耿文博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1000炮金蟾捕鱼打鱼机 足球即时比分球探比分球探 11选5组三 南粤36选7走势图浙江 天津十一选五怎样追号 福彩网 棋牌新浪体育棋牌 湖北快3开奖结果 棋牌游戏平台 1z电竞比分 金猫银猫微投资能赚钱吗 中国福利彩票3d开奖结果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球盘体育比分 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三分彩官网 中国彩票网